“我年轻,我上”!他们是深圳返程高峰的第一道防线

地点:黄鹤、鹤州高速路口

时间:2020年1月29日下午

“麻烦把小朋友抱到这边来测量。”

“好了,没问题,可能车内开了暖气温度高了点。谢谢你们配合。”

1月29日下午,广深高速深圳段黄鹤出口检疫站,开通的四个车道车辆鱼贯排队等待检查。遇到初检时体温偏高者或者是湖北车辆上的人员,就轮到西乡卫生监督所工作人员黄智忠和他的同事两人进一步检查登记了。

就在与黄鹤收费站开车一两分钟的鹤州高速路口,是另一个检疫站。遇到大巴车停下来,身穿防护服的宝安区航城街道工作人员刘旺财就会赶紧戴上护目镜,手持测温仪与另一名工作者一起走上大巴,登记车辆信息、检测乘客体温。这个一线岗位是他凭着一句“我年轻,我上,而且我有上次的经验”,从值班组长哪儿“抢到”的。

特殊时期,特殊岗位,简单的话却显示出众志成城的决心。黄鹤、鹤州,这两个地处宝安区航城街道辖区的高速出口,以街道为主体,集合了街道、交警、公安、安保、卫生部门等多股力量,他们坚守交通检疫工作一线,为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筑起一道防守线。

230多人投入到黄鹤、鹤州检疫点

广深高速深圳段黄鹤、鹤州两个出口位于宝安区航城街道辖区。29日下午3点,笔者首先来到鹤州出口。现场原本11道的车道开通了4条车道,车流并不大。在工作人员的示意下,每辆车都配合地摇下车窗,接受体温检测。

在检查中,笔者遇到了航城街道办相关负责人到检疫站检查工作。他告诉笔者,从25日零时到29日中午12时,两个高速出口共检测了31494台车辆,人员69917人,其中湖北车辆88辆,湖北籍人员231人。“也就是我们这几天平均车流是5000车次。初五原本是返程高峰期,但今年远远没有达到去年同时期的车流量,说明拉长假期是有作用的,很多人暂缓出行。”

在出口的道路一侧,是一个由集装箱当成的临时办公用房。从接到上级指示,到安排物资、人员,航城街道迅速行动,26日凌晨两个高速出口就设置好了检疫站。

笔者了解到,交通检疫站值守工作做了明确规定,班长原则上由街道由街道45周岁及以下公务员、职员轮流担任。组员由综合执法队、安监办、网格中心及各社区抽调的105人担任,按每班6小时、每天4班进行轮换,专职值守。这105人,加上安保30人、四班倒的公交警30人、科级干部55人,还有街道领导,黄鹤、鹤州出口两个检疫点,共投入人员230以上。

“有些留在深圳过年的,接到任务就马上到岗,还有很多是从休假中直接赶回深圳的。”航城街道相关负责人说,大家都有决心打好这场疫情防疫硬仗。

宝安区保安公司西乡分公司负责人说,接到街道电话后,当天就协调调集了30名安保力量充实到黄鹤、鹤州高速检疫站。

在现场,笔者也了解到,目前口罩、防护服等防疫物资比较缺乏。一位街道工作人员说,街道想了很多办法从多种渠道购买口罩,希望能尽可能保护一线的基层工作人员。

我年轻,我上

不讲条件,服从大局,这是笔者在采访中的一个深刻感受。

一位街道工作人员,妻子是湖北人,两个孩子,其中一个跟随老人回了湖北。自己原计划接小孩回深过春节,随着疫情的爆发,湖北的城市封城,孩子老人身处疫区,让他牵挂不已。但从初一开始连轴转,他已经没有太多精力来顾及家人。在交通部门工作的妻子这两天感冒不得不在家,马上也要回到工作岗位上了,“到时只好把孩子放到办公室先,”他无奈地说。

穿着一件羽绒服,外面罩着一件印有宝安疾控的马甲,一个N95口罩,一个测温仪,这些就是黄智忠的装备。29日的排班是黄智忠在黄鹤高速出口的第三个班了。在公共卫生部门工作,黄智忠经历过登革热的防疫,但那是小范围的,这种大型的防疫工作难免让人有一点紧张,但是黄智忠说这是自己的职责所在。上次的值班时间是晚上,黄智忠也是穿着这件羽绒服,“确实很冷,又下雨了,耳朵都要冻掉的感觉。”

刘旺财也感受过夜晚冷风的威力。“穿了配备的军大衣,街道晚上还特意熬了姜汤送过来,但还是差点感冒了,只好第二天狂喝热水。同班的5个人第二天有两个人就感冒了。”

29日下午的值班时间,刘旺财和来自宝安中心医院的医生王丽群一起负责第二道检测关卡。第二道关卡接触的都是体温偏高者,还要登记湖北来深人员,并上大巴检查,风险相对更高。当班长跟大家商量谁穿这套防护服谁就负责检查体温偏高者时,刘旺财马上表示,“我年轻,我上。”同时又开玩笑表示,这个SIZE也只有自己能穿了。

跟刘旺财搭档的王丽群是妇产科医生,初一接到通知后立马从韶关回到深圳待岗,并主动报名参加防疫工作。29号这天她要从下午4点值班到晚上12点,“这是我们的职责所在,哪里有需要就要在哪里。只要做好防护措施,疫情并不可怕。我们开车回来一路也被测了好几次,越严格越好。”

18:00,一辆中巴开到鹤州出口检疫站,车上鱼贯走下来几位拿着军大衣的人,这是航城街道的工作人员来接班。

小心脱下防护服,刘旺财将它揉成一团,放进废弃防护用品收集桶。家在深圳的他,要赶回去跟父母一起吃晚饭。尽管担心儿子,但刘旺财的父母还是从各个方面默默支持着他。

夜色降临,没有遮挡的鹤州高速路口,风越来越大,寒意越来越深,大风把一个遮阳棚布吹得都翻起来了。交接的时候,值班班长想起来一件事情,掏出手机给后勤打了个电话,“建议给晚上值班的人配个暖手宝。”放下电话,她冲笔者笑了笑,“后勤说这个建议不错。”

【撰文】柳艳

【作者】 柳艳

【来源】 南方报业传媒集团南方+客户端